滤波器市场空间广阔 未来发展前景可期

  • 2020-09-02
  • 1149
  • 0

2020年以来,我国5G商用进程不断提速,滤波器作为射频前端的核心器件,市场需求激增。从产业链的情况来看,滤波器上游市场集中度较低,议价能力较弱;下游市场巨大,通信设备运营商资本支出增加,带动滤波器市场需求上涨。

摘要:2020年以来,我国5G商用进程不断提速,滤波器作为射频前端的核心器件,市场需求激增。从产业链的情况来看,滤波器上游市场集中度较低,议价能力较弱;下游市场巨大,通信设备运营商资本支出增加,带动滤波器市场需求上涨。

在5G商用进程不断提速的背景下,滤波器作为射频前端的核心器件,市场需求激增。本文从滤波器的供应链出发,分析上游原材料供应格局和下游市场空间,进而分析滤波器行业的整体盈利空间和未来发展前景。

上游行业集中度较低,市场竞争充分

传统金属腔体滤波器的上游行业主要为射频金属元器件和结构件供应商。上游行业技术门槛较低,市场较为分散,竞争相对较为充分,议价能力较弱。

进入5G时代以后,5G基站对器件的小型化及轻量化越来越重视,陶瓷介质滤波器在满足性能的前提条件下,凭借轻量化、抗温漂性能好以及小型化优势成为主设备商主要选择方案之一,这也带动滤波器上游行业由传统金属元器件制造转向陶瓷粉体制造。

陶瓷粉体配方对滤波器的关键性能参数(如介电常数、品质因数)有重要影响,因此是否拥有自有成熟的陶瓷粉体配方成为评价滤波器厂商市场竞争力的关键指标之一。如果自有配方,化工原材料可以自行选购,成本较低,如果无配方,需要从日韩采购配方粉,成本相对较高。

2000年之前,微波陶瓷的核心技术主要集中在日本和美国手中,经过多年的技术攻关,目前国内厂商已经掌握了陶瓷粉体的生产工艺(如灿勤科技、东山精密、世嘉科技等),但尚属于起步阶段。

表1 滤波器上游原材料及结构件的供应商

(资料来源:金智创新行业研究中心整理)

下游行业集中度较高,三巨头各领风骚

滤波器行业的下游主要是通信设备集成商,产品由主设备商建设完成后,交付给通信设备运营商。华为、中兴、爱立信(瑞典)、诺基亚(芬兰)和三星(韩国)作为全球主要的设备集成商,在5G基站商用合同的竞争中,遥遥领先于其他对手。其中,三星和中兴的竞争竞争实力稍弱,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三家巨头企业在市场中实力超群,属于第一梯队。

根据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公布的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8月,爱立信签订的5G商用合同达到了100份,诺基亚68份,虽然5G技术遥遥领先,但由于美国牵头的西方国家对华为的不公正打压,使华为在国际市场上步履维艰,目前华为签订的5G商用合同数量为91份。

表2 滤波器下游设备商的发货情况

(资料来源:金智创新行业研究中心整理)

从国内三大运营商的5G基站建设计划来看,2019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分别建设完成6.8万个、3.5万个、3.3万个5G基站,2020年计划新建5G基站的数量达到64万个。据预测,在5G商用的背景下,我国5G基站的总量将突破540万个。下游市场的快速增长为滤波器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

 

图1 我国5G基站计划建设总量

(资料来源:金智创新行业研究中心整理)

滤波器市场空间广阔,未来发展前景可期

从滤波器市场的上游来看,传统金属腔体滤波器的供应商较为分散,市场竞争充分,议价能力较弱,新型的陶瓷介质滤波器陶瓷粉体的加工制造有一定的技术门槛,但目前国内已经实现了技术突破,未来陶瓷粉体的加工成本有望进一步下降。

从滤波器市场的下游来看,当前5G商用进程加快,下游通讯设备集成商和运营商纷纷加大资本投入,加速推进5G基站的建设,行业市场空间较大,为滤波器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虽然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基本主导了5G基站设备的建设,但陶瓷介质滤波器市场供应较少,下游设备商的议价能力整体较弱。

整体来看,5G时代的到来,带动滤波器行业由金属腔体转向了陶瓷介质,行业上下游议价能力均较弱,使得陶瓷介质滤波器的整体附加值较高,盈利空间较大。未来随着陶瓷介质滤波器技术的进步,生产成本有望逐渐降低,进一步拓展行业盈利空间。

结语

滤波器是基站射频前端的核心器件。从产业链来看,滤波器上游供应商市场集中度较低,陶瓷粉体的生产虽然有一定的技术门槛,但国内已经实现了技术突破,随着技术进步,生产成本有望降低;在我国加速推动“新基建”建设,5G商用不断加快的背景下,下游滤波器的市场需求激增。因而,滤波器行业整体附加值较高,利润空间较大,在下游市场的带动下,行业未来发展前景可期。

 

科技最前沿

剖析产业发展现状

为技术转化提供精准对接

本文为金智创新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出处,违者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