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核心熔喷布价格飙涨:生产企业称“暂不接单”

  • 2020-02-27
  • 1140
  • 0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口罩的“核心”熔喷布价格在1.8万元/吨左右,现在部分报价已经涨破20万元/吨,而且还买不到货。医用口罩主体结构多为三层无纺布,即SMS结构,内S层为普通无纺布、外S层为经防水处理无纺布,中间M层为驻极处理的熔喷无纺布,为拦截细菌、飞沫的核心层。当前,市场最为紧缺、价格上涨幅度最大的就是熔喷无纺布。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口罩的“核心”熔喷布价格在1.8万元/吨左右,现在部分报价已经涨破20万元/吨,而且还买不到货。

“20万元那是给老客户,新客户是多少钱也买不到。”深圳一位熔喷布贸易商2月25日告诉记者,他的货源来自俄罗斯,目前当地熔喷布全部为订单生产,手里的货源卖完也就没有了。

医用口罩主体结构多为三层无纺布,即SMS结构,内S层为普通无纺布、外S层为经防水处理无纺布,中间M层为驻极处理的熔喷无纺布,为拦截细菌、飞沫的核心层。当前,市场最为紧缺、价格上涨幅度最大的就是熔喷无纺布。

泉州一家无纺布生产企业25日反馈称,中间M层已经暂时不接单,内外S层分蓝、白颜色报价在每吨14万元、13万元不等,甚至其他企业报价已达到15万元到16万元/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熔喷布飙涨归根到底是供求关系使然。供应方面,国内产能规模相对有限,新增产能设备需要向国外机构订制,到厂周期需要三到六个月。需求端,则受到口罩供不应求,行业内企业扩产、行业外企业集中涌入所带来的需求骤增影响。

不过,在前述深圳贸易商看来,当前超过20万元的价格已难有进一步上涨空间,但由于熔喷布新增产能释放需要时间,短期内价格难以回落。

供需矛盾短期难解

无纺布,日本叫“不织布”,从字面就可以看出其本身不是纺织产品,而是将树脂切片通过喷头挤出,受到高速热气流拉伸形成的超细短纤维,所以其上游多为化工材料生产企业。

其中,S层和M层的生产工艺还有一些差异,如M层就多出了一个改性塑料的环节。

而从价格端的表现来看,熔喷布上游PP专用料的价格相对稳定。“公司生产的Y381H主要用于生产S层,此前也已作出过不涨价的承诺。”东华能源(002221.SZ)人士25日告诉记者。

另一家生产聚丙烯熔喷专用料的道恩股份(002838.SZ),其产品则主要用于生产M层,不过该公司并未向记者透露当前产品价格情况。

“原料等各方面成本确实有一定上涨,只是价格表现无法与熔喷无纺布相比。”华南一家于近期转产熔喷无纺布的上市公司人士25日告诉记者,具体产品价格虽然无法透露,但是公司产品价格确有一定上调。

他介绍称,这其中分为民用级、医用级两种,民用级价格在每吨15万元左右,医用级价格则超过了20万元。

该结果与上述来自泉州的报价给出的价格基本保持一致,用于口罩M层的熔喷无纺布已经较疫情前上涨十倍有余。

更为关键的是,现在熔喷无纺布全面缺货。

不仅前述企业目前已经停止接单,一个业内交流群更是直接贴出“通知”,“无纺布不止是稀缺,熔喷布厂家已经排到了3月份,甚至有些厂商4月都排了,可以说熔喷无纺布已经没有了。”

前述深圳贸易商目前的“库存”也是来自国外进口,目前按照15万元/吨的“良心价”出手。

他表示,“都订出去了,渠道企业现在都是按订单生产,卖完再要就没有了,拿不到货。”

反观国内,疫情发生前,熔喷布的供需处于平衡状态,但在“一罩难求”和中石化等一大批新增产能涌入后,原有产能显得捉襟见肘起来,从而导致熔喷布价格飞涨。

这一供需矛盾预计短期难解,核心在新增产能的投入周期上。

“熔喷设备需要订制,到货周期最少三个月,加上投产成本高、生产难度大,并非短期能够迅速释放产能,国内也有相关设备厂商,只是装置产能规模太小,无法与进口设备相比。”前述深圳贸易商表示。

另有资料显示,北京见奇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生产有PP熔喷滤芯机等产品,不过该公司小型机器日产能为60-80公斤,大型机器日产能为1500到1800公斤。

价格飙升冲击上、下游?

无纺布价格虽然表现十分突出,但其上、下游情况要相对稳定一些。

先说上游聚丙烯,自节后大幅下跌后,期货价格虽然有所反弹,但是幅度十分有限,可以忽略不计。

PP无纺布专用料生产企业中,除了道恩股份的熔喷专用料不便透露价格外,东华能源的Y381H已经承诺不涨价,价格端的变化同样有限。

相比之下,受疫情影响,两家上市公司均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一季度销量预计会高于往年同期,只是由于收入占比的问题,具体能对整体业绩产生多大拉动效果还未可知。

其次是下游的卫材生产企业。

口罩生产企业现有产能多由地方政府统一调配,进入市场流通的数量较为有限,本身不存在价格大幅上涨的基础。

江苏一家日产5万只医用口罩的医疗器械公司人士25日告诉记者,“在完成一定任务量后,剩余口罩可以由企业自行分配,但完成基本的任务量已经不容易。”

所以,口罩生产企业享受到的只是销量的提升,而难以受益于价格层面的变动。

不过,相比之下,A股市场更为看中炒作题材、市场情绪。

尤其是,近两日全球疫情有所升级、多国确诊病例大增的背景下,Wind口罩指数连续两日走高,在24日大涨7.46%的基础上,25日再升5.72%。

至此,纳入该指数的30只个股节后平均涨幅已超过35%,2只个股累计涨幅超过100%。抛开上述受直接影响的细分行业外,无纺布价格的抬升可能会对其他行业带来间接影响。比如原材料同样包括无纺布的婴儿纸尿裤,其表面包覆层及无纺布PE膜均由无纺布制成。

对此,卫材领域人士认为,虽然与口罩用无纺布用料不同,但是源头材料存在一定重叠,考虑到无纺布供给紧张,以及原有纸尿裤企业转产的因素,可能会造成相关产品供给失衡。

2月中旬也曾有湖南企业,因转产口罩、防护服原料无纺布,而停止供应上述其他卫材原料的案例出现。不过,截至目前,尚未传出相关产品出现明显调价的案例。

而就源头上的聚丙烯来看,本身供应是不缺的,只是无纺布,尤其是熔喷无纺布新增产能不足,所引起的产业链单个环节供需失衡而已。

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科技最前沿

剖析产业发展现状

为技术转化提供精准对接

本文为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侵权,请权利人与本站联系,本站经核实后予以修改或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