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业融合"顶层设计正式落地 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添加动能

  • 2019-11-25
  • 1069
  • 0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5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15个部门将推出30项举措促进两业融合,消费品工业、汽车制造、装备制造业等相关产业迎来利好。

我国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顶层设计方案正式出炉。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5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15个部门将推出30项举措促进两业融合,消费品工业、汽车制造、装备制造业等相关产业迎来利好。

据悉,《实施意见》从培育融合发展新业态新模式、探索重点行业重点领域融合发展新路径、发挥多元化融合发展主体作用、保障措施等四大方面提出了具体30项举措。

此外,《实施意见》还提出,发挥多元化主体作用。发挥产业链龙头企业、行业骨干企业、专精特新中小微企业、平台型企业和机构等重要作用,释放各类主体融合发展潜力。

两业融合发展价值极大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更是国际竞争的主战场。实现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就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促进研发、咨询、金融服务、物流等处于制造业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现代服务业繁荣发展、做大做强,实现制造业中间投入成本有效降低、制造业产品附加值大幅增加,从而提升我国制造业在全球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中的地位。

中研普华研究员洪前进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不仅可以促进制造企业在主导产业上愈加专业和深化,提升企业在价值链上的地位,还能降低制造企业的投入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反过来,现代服务业专业化水平的提升和服务质量的提高,又依赖制造业的“硬件”支撑,拉动对先进制造业产品的需求,有助于整个制造业转型升级。价值链互补是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的前提,融合发展不是简单的二者相加,而要发挥乘数效应,实现聚合效应。

“从现下背景来看,‘两业融合’是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抓手,而具体实现可能更多的是通过服务向制造端的渗透,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一些动能。比如说过去制造业存在一些质量问题,产品参差不齐,那么通过服务业的手段,产品就会出现个性化特征,呈现出更多满足市场需求、满足客户需求的特征。这样一来,制造业制造产品的质量问题就能够得到缓解。同理,通过一些服务业的特殊的迭代,制造业可能最后能够实现向价值链更高环节的攀升。”智能制造业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另外,从综合效应来看,他认为,“两业融合”一方面能够实现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尤其是解决一些效益上的问题,包括增加值,附加值的提升。另外,更重要的是它会带来中国整体竞争力的变化。因为当前国际分工格局是一个很稳定的格局,在稳定的格局下,中国产业想打入全球高端价值链,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那么通过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融合,它能够带来一些产业结构的变化,更有可能带来一些全球价值链的重构,这就为中国切入一些高端环节带来了机遇,这也是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效应。

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近年来,我国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快速推进,不同行业、不同企业结合自身特点探索实践取得了积极进展,在很多方面发展取得很大的成就。

在装备制造领域,上海电气、陕鼓集团等通过“技术+管理+服务”模式积极发展装备增值服务,加快向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转型;在消费品领域,一批企业大力发展个性化定制和全程服务,实现生产流程再造以及与客户的紧密互动;在互联网平台领域,小米有品、网易严选等电商积极探索原始设计制造商(ODM)模式,实现了设计与制造、生产与消费的无缝对接。

但我国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仍然存在范围不够广、程度不够深、水平不够高等问题。

洪前进告诉记者,行业龙头、骨干企业融合发展初见成效,但量大面广的中小企业鲜有突破;装备制造、家电等行业融合发展起步较早,其他行业发展相对滞后;一些领域融合发展主要沿袭模仿发达国家、跨国企业的既有模式,创新性、灵活性不够,不能很好适应客户需求和市场变化;两业融合发展在认识上还不到位,有的认为两业融合发展就是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有的把两业融合简单等同于企业主辅分离和多元化,或者就制造谈制造、就服务谈服务;在发展路径上还存在惯性依赖,由于相当长一段时间国内企业在国际分工体系被锁定在加工组装环节,向高端服务拓展的路径转换风险高、投入大、见效慢,有的企业则习惯于“服务内置化”的封闭式发展路径,改变“大而全”、“小而全”的生产经营模式尚需时日;在政策环境上还不完善,如行业资质管理方式滞后、标准不健全、数据不开放等,对企业跨界融合发展造成障碍。

另外,智能制造业业内人士还告诉记者,更多的问题是,一方面两业融合可能在业态模式上,在我国已经出现了相应的创新,但实际效益,还没有发挥出来。在发达国家,服务业在制造业中已经为制造业带来了切实的一些比较可观的营业收入。但是在我国,比如说像远程运维这类行业融合的手段和模式,现在好像还没有真正的创造利润。接下来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就是如何让两业融合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真正意义上的抓手,而不是只是企业拓开市场的工具,这是在一阶段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多方联动促两业融合不断突破

两业融合是经济发展阶段变化的必然规律,也是市场内生驱动、企业主动作为的过程,特别是融合发展的新业态、新路径和新模式,需要企业及其他主体在不断探索、反复尝试中逐步发展成熟起来。

洪前进认为,对于两业融合发展,政府主要发挥引导激励作用,营造公平有序的融合发展环境。

这当中,首先要聚焦问题深化体制机制改革,针对融合发展存在的体制机制障碍,加快服务业对内对外开放,打破多头管理和条块分割,推进数据等资源开放共享,形成良好的融合发展生态。

其次,积极探索创新用地供给方式,针对两业融合发展的新形势和土地集约高效利用的新要求,探索业态复合、功能混合、弹性灵活的用地出让方式,特别是要研究适应制造企业服务化转型、服务企业反向拓展制造的用地供给方式创新。

同时,协同发力强化融合发展要素保障,通过设立投资基金、培养跨界融合人才、推进产教融合、搭建重大平台等措施,补齐资本、人才、技术等要素短板。

再者,是因地制宜开展两业融合试点示范,针对不同地区、行业和企业的特点,鼓励和支持有条件、有代表性的城市、园区和企业开展融合发展试点,形成一批融合发展的典型案例和发展样板,起到探索经验做法、率先示范引领的作用。

转自:中国产经新闻报 记者 赵琳琳


科技最前沿

剖析产业发展现状

为技术转化提供精准对接

本文为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侵权,请权利人与本站联系,本站经核实后予以修改或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