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倾销税能否拯救国内不锈钢行业免受冲击?

王明

新材料、仪器仪表、大数据

  • 2019-09-23
  • 1006
  • 0

目前,国内不锈钢行业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印尼不锈钢带来的冲击,由于近千元的成本差异,印尼生产的不锈钢返回国内销售导致我国不锈钢进口量大幅增长。

摘要:2019年7月22日,商务部最终裁定对原产于欧盟、日本、韩国和印度尼西亚的进口不锈钢钢坯和不锈钢热轧板/卷征收反倾销税,税率最高达到了103.1%。表面上看,以山西太钢不锈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太钢)为代表的国内不锈钢生产相关企业胜诉了,但平静之下暗流汹涌。本文重点分析了国内不锈钢行业的竞争优势和劣势,以及征收反倾销税对行业格局带来的影响。

不锈钢行业规模效应明显,但我国镍矿资源稀缺

根据国际不锈钢论坛(ISSF)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球不锈钢产量为5072.9万吨,中国产量为2670.6万吨,占同期全球不锈钢产量的59.22%,从2007年到2018年,不锈钢产量年复合增长率为12.65%,远高于全球5.50%的水平,如图1所示。从2006年开始,中国不锈钢产量超越日本,已经连续13年蝉联世界第一。2010年,我国首次成为不锈钢净出口国,彻底扭转了长期需要大量进口不锈钢的局面,实现从不锈钢进口大国向出国大国的转变。同时,由于环保和去产能政策的日趋严厉,生产诸如“地条钢”的中小企业逐渐走向消亡,行业集中度进一步增加。

1 20102018年中国不锈钢粗钢产量变化情况

(来源:国际不锈钢论坛(ISSF))

庞大的行业规模一定伴随着巨大的市场需求,我国不锈钢市场消费量增速在不断放缓,人均消费量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2018年,中国不锈钢人均消费量15.3kg,日本16.6kg,美国6.8kg,欧盟12.8kg,韩国34.5kg。太钢年报显示:2018年我国不锈钢行业的产能利用率约为70%,属于较低水平。同时,随着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和新增不锈钢产能的投产,产能利用率将进一步降低,2018年,新增百万吨不锈钢产能的企业包括:江苏德龙、福建吴航,行业竞争会愈发激烈。

从产业链的角度观察,我国镍矿储量排名全球第8,每年产量稳定在9.510.0万吨,远远不能满足每年约5000万吨消费量以及增长需求。我国镍矿主要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进口。从2014年开始,印尼禁止出口原矿。我国从印尼进口的镍矿数量由2013年的4109万吨降至2015年的17.41万吨。镍金属在300系列和BN系列不锈钢中用量最多,原料供应的波动极大地影响了下游不锈钢企业的生产。所以,相关产品的阶段性供应短缺不可避免,长期的资源不稳定供给,导致部分不锈钢厂商已经转向了几乎不含镍的400系列或者双相不锈钢。相比倾销,资源短缺及印尼出口限制给国内庞大的不锈钢行业带来的冲击更大。

“一带一路”政策加速国内不锈钢行业产能转移

随着“一带一路”政策的实施,中国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的步伐有了明确指向性的加速。2013年,中国和印尼双方共同见证了青山工业园区的设立。浙江温州的不锈钢巨头在当地打造了“原矿—镍铁—不锈钢”的完整产业链。在资源丰富、劳动力廉价、环保政策不如国内严苛的优势吸引下,印尼不锈钢实现了从零直接向世界顶级的飞跃。2018年产能300万吨,已经跃居世界前列,见表1

印尼不锈钢产能计划

(来源:华泰期货研究所)

印尼中苏省的莫罗瓦利工业园区负责人称:已经有50家中国不锈钢下游企业承诺要在当地落户,吸收Sulawesi Mining Investment公司的热冷轧不锈钢产品。届时,工业园区还会准备250公顷土地,印尼工业部将设立制造理工学院,供应当地劳动力。

目前,国内不锈钢行业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印尼不锈钢带来的冲击,由于近千元的成本差异,印尼生产的不锈钢返回国内销售导致我国不锈钢进口量大幅增长。2018年,我国不锈钢净出口214万吨,同比减少22%,出口外贸形势严峻。国产300系不锈钢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同时直接导致400系不锈钢利润被降低,反倾销税由此而来。但出于资本逐利的本性,以及资源的全球化配置,这种冲击的发生已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结语

我国不锈钢行业规模庞大,产能利用率较低,而产业链上游的镍矿资源稀缺。在中国政府和社会资本的支持下,不锈钢企业“走出去”已经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反倾销税并不能拯救中国不锈钢行业免受冲击,最多能给国内企业一定的缓冲时间。而长久来看,规避国外企业成本优势的解决之道,只有加快工艺技术创新,优化产品结构,促进产业升级。

科技最前沿

剖析产业发展现状

为技术转化提供精准对接

本文为金智创新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出处,违者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