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免疫进入2.0时代,肿瘤免疫治疗功效能力有待提高

  • 2019-06-12
  • 965
  • 0

​ 随着医疗技术和研究深入,肿瘤治疗已经迈入了2.0时代-免疫联合治疗时代。肿瘤免疫联合治疗,是基于肿瘤免疫的机制复杂,单药治疗的反应率低的背景而采用的。


随着医疗技术和研究深入,肿瘤治疗已经迈入了2.0时代-免疫联合治疗时代。肿瘤免疫联合治疗,是基于肿瘤免疫的机制复杂,单药治疗的反应率低的背景而采用的。

2017年11月,国际学术期刊Cell发表了一个联合用药的重磅研究,美国约翰霍普金斯Kimmel癌症中心发现,在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过程中,将几种表观遗传治疗药物联合使用,可以触发一个化学级联反应,大幅提高治疗效果,同时减弱癌症的侵袭性。常见的免疫联合治疗方案,主要是单个或多个免疫检查点抗体与抗血管生成药物、小分子化疗药物、放疗等等联用。

PD-1单抗联合介入治疗机制探索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金龙教授介绍,肿瘤免疫是一个循环过程,其每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导致肿瘤的发生。肿瘤微环境会诱导浸润的T细胞高表达PD-1分子,PD-1在免疫应答中起刹车作用,其与肿瘤细胞高表达的PD-1配体——PD-L1结合,T细胞功能被抑制,进入休眠状态甚至凋亡,不能向免疫系统发出攻击肿瘤的信号。PD-1抗体可以阻断PD-1与PD-L1的结合,从而让T细胞重新进入战斗状态。

有效率低是PD-1单抗单药治疗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联合介入是增加免疫治疗获益人群的关键。机制研究显示,经导管动脉化学栓塞(TACE)、射频消融术(RFA)可使PD-L1表达增加,激活或增强T细胞应答,并且也有基础研究显示,PD-1单抗联合RFA治疗组与未治疗组或单治疗组相比,具有更好的疗效,且联合治疗组的小鼠肿瘤内Treg的比例显著降低,从而降低免疫抑制,而近距离放疗除可增加PD-L1表达并与之产生协同抗肿瘤作用外,还可减少肿瘤浸润骨髓源抑制细胞(MDSC)的局部聚集。因此,免疫联合介入治疗(TACE、RFA、近距离放疗等)具有协同作用。

目前,免疫联合介入治疗(TACE/RFA等)的临床研究正在火热开展。此外,免疫治疗的未来策略是与其他检查点抑制剂/刺激物、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TACE、切除和消融的联合治疗,而一些靶向药物(如阿帕替尼)已是介入治疗的一部分,在介入治疗的基础上,结合免疫联合靶向治疗效果值得期待。

中国自主研发PD-1单抗联合治疗抗击肺癌

2019年1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最新一期的全国癌症统计数据。数据显示,恶性肿瘤(癌症)已经成为严重威胁中国人群健康的主要公共卫生问题之一。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恶性肿瘤死亡占居民全部死因的23.91%,且近十几年来恶性肿瘤的发病死亡均呈持续上升态势,每年恶性肿瘤所致的医疗花费超过2200亿,癌症俨然成为全民健康道路上的巨大阻碍,如何攻坚癌症也成为了临床医生和制药企业共同探讨和关注的话题。

据悉,肺癌位居中国恶性肿瘤发病首位,其他高发恶性肿瘤依次为胃癌、结直肠癌、肝癌和乳腺癌等。由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肿瘤中心主任周彩存教授牵头的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多疗法临床研究取得阶段性突破。周彩存教授指出,烟草文化、人口老龄化等原因使得肺癌患者人数众多,同时,肺癌癌症筛查的推广也让更多患者“浮出水面”。

对于肺癌治疗,周彩存教授表示:“在肿瘤免疫治疗时代,PD-1单抗联合化疗、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肺癌成为免疫治疗2.0时代的大势所趋,在我之前Ⅰb期的试验中,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针对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经治患者取得阶段性突破。”

据了解,由周彩存教授牵头的Ⅰ期针对晚期肺癌的试验,入组患者的整体客观缓解率为41.2%,疾病控制率达到了94.1%。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有着良好的临床协同作用,为Ⅱ期试验的开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虽然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但是只能作用于特定的癌症,在针对某种癌症作用时,也不是所有癌症都有反应。所以在实际的研究中,如何最大程度的发挥免疫检查点的功效,降低毒性。和扩大其应用范围均是要研究的重点。


科技最前沿

剖析产业发展现状

为技术转化提供精准对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