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政策解读:经济下行压力下企业如何进行融资

  • 2019-05-24
  • 125
  • 0

民营经济的融资难问题,主要体现为结构性问题。民营企业中的优质头部企业与国有企业一样融资成本低,资金来源渠道广,说明民营企业的所有制性质并不是融资难的主要原因。

  当前经济发展稳中有变,外部环境存在诸多变化,经济下行压力再次加大,部分民营企业经营面临困难,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逐渐暴露,政策效应有待进一步释放。在这样的情况下,“稳金融、稳经济”呼之欲出。抓住“稳金融”这个核心,优化配置各类金融资源,破除金融机构只顾眼前利益、脱实向虚、监管套利等行为,对于促进民营企业转型发展和持续增长,解决民营企业的结构性融资难题至关重要。

  民营经济的融资难问题,主要体现为结构性问题。民营企业中的优质头部企业与国有企业一样融资成本低,资金来源渠道广,说明民营企业的所有制性质并不是融资难的主要原因。民营企业跨越融资的高山,必须要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金融机构不敢贷、不想贷多是出于对中小民营企业高风险的担忧。然而,在中国经济发展全局中,民营经济占据重要位置,民营企业市场空间不容小觑。

  那么,如何破解民营企业融资难?

  一是要稳金融市场情绪。发挥“稳金融”的核心作用,需要金融政策的持续和企业预期的稳定,最终稳定金融市场情绪。稳金融宏观预期。金融政策的稳定性和持续性既是民营企业的定心丸,也是金融机构的强心针。2018年7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和8月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召开的金融市场预期管理专家座谈会都肯定了稳定预期的重要性。国常会要求工农中建交5家银行带头,2019年确保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综合融资成本较2018年下降1个百分点,这些都是硬性指标。稳金融突发事件。在处置民营企业违约事件中,要重点关注市场可能出现的恐慌情绪,切实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外部冲击风险。加强司法、执法尺度和力度的准确性,防范事态扩大化,引导形成市场、金融机构和民营企业的稳定合理预期。

  二是要稳金融信息传递。发挥“稳金融”的核心作用,增强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能力,需解决金融机构与民营企业的信息不对称和信息传递不及时问题。建立政府平台增加信息透明度,有效降低民营企业与金融机构的信息不对称风险。推动小微企业融资过程中的数据信息整合、金融资源整合、惠企政策整合和涉企服务整合,初步解决了中小企业融资过程中的系列痛点。加强科技金融创新提升信息获取透明度。金融机构要不断完善金融科技体系。

  三是要稳金融帮扶政策。发挥“稳金融”的核心作用,需要政府、金融机构和社会资本群策群力,特别是政府牵头协调帮扶力量,切实防范由于民营企业违约可能引发的“踩踏事件”,又要在让民营企业在帮扶过程中依靠自身努力摆脱困境,提升竞争能力。防止“踩踏事件”。针对民营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流动性危机和债务风险,很多地方政府都成立了专项基金,北京仅朝阳、海淀、西城三区就设立了总规模达230亿元的专项纾困基金,解决民营上市公司面临的股权质押流动性危机和金融机构的抽贷。由沪苏浙皖三省一市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和社会资本共同发起的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总规模为1000亿,在跨行政区域、跨不同行业、跨所有制企业之间实现了资本合作,加速了长三角产业链深度融合。

  四是要稳金融调节手段。发挥“稳金融”的核心作用,需根据形势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定向调控,保持调控政策稳定、及时、准确。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够顺畅的原因在于金融机构对于风险事件的容忍度极低,特别是风险事件出现后金融机构的处置能力较弱,金融机构在民营企业发生违约事件时缺少控制措施,因而不敢为民营企业融资。充分运用市场化调控手段。通过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担保增信等市场化手段,支持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开展债券融资。增强金融机构的逆周期调节能力。发挥政府机构在流动性、资本和利率等多方面调控措施的作用,充分运用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存款准备金率优惠等流动性调节手段,精准使用再贷款、再贴现工具的“精准滴灌”的功能,改善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推进民营企业通过永续债融资的普及性,完善市场化的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

  五是稳政府增信措施。发挥“稳金融”的核心作用,要发挥政府在民营企业融资中的增信功能。当前民营企业通过保险、担保等市场化手段为融资增信,手段丰富,但成本过高。协助民营企业积极获取政府增信资金。地方政府应积极协助民营企业对接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安排地方财政资金,建立省级再担保代偿补偿机制,专注于服务小微企业、双创主体等资金需求主体,为其解决缺信息、缺信用、缺抵押等问题。鼓励金融机构创新市场化增信手段。上交所推出以“一带一路”项目公司债券为参考债务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工具,中证金融和中信证券向一期债券认购机构共出售信用保护合约名义本金5000万元,为民营企业发行人提供信用增进支持。

  六是稳执行监督机制。发挥“稳金融”的核心作用,需广泛运用政府监督职能,切实推动各项政策落地、落细、落实。减少政策落实偏差。部分金融机构在落实国家政策时打擦边球,会议多做事少,口号多推动少,部署多落地少等形式主义问题。有的地区按上级层面政策,出台了一些金融扶持政策,但总带着“机关”,让好政策“打折”,甚至让中小微企业“够不着”,或者通过改变对企业性质的定位变相增加民营企业的范围应对检查,并未增加民营企业的获得感。细化政策执行考核。在金融机构考核上下功夫,防止搞变通,扭曲政策的本义,对于政策要及时解读,对于金融机构的有偏执行要迅速纠正,对于政策执行的形式主义更好予以重视。监督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功能。如福建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为本地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服务,并加强贷款去向考核。

  金融如何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行业人士预测,未来监管机构将会具有巨大的数据采集能力,在每一家被监管的金融机构都留有数据接口,监管变得非常透明,成为每个行业数据的“大脑”。金融的创新是兴于技术,但是成于制度。所以这方面一定要争取技术和制度的平衡发展,这样中国的金融创新之路才能够持久,才能够稳健。

       文章来源:供应链金融

科技最前沿

剖析产业发展现状

为技术转化提供精准对接

本文为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侵权,请权利人与本站联系,本站经核实后予以修改或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