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理工、同济大学科技成果转化模式及优惠政策介绍

  • 2019-04-19
  • 298
  • 6

上海各高校围绕激活转化动力、疏通转化通道、打造转化平台、创新高效模式、探索合作共赢、突破政策“禁区”等打通“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的诸多关键瓶颈,在成果转化实践中大胆探索,锐意创新,创造了不少值得总结、借鉴和推广的成果转化新模式。

科技成果转化是一个系统性问题,需要从多个方面推进。技术转移是一项崇高的事业,要从为社会作出更大贡献的层面,提高对技术转移的认识,愿意投入力量,敢于承担风险。《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2017—2020)》指出:“研发机构、高等院校应当建立健全专业化技术转移服务机构,或委托独立的专业服务机构,开展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不少人误以为,科技成果转化主要靠科研人员完成,只要提高科研人员的转化收益比例,就能促进成果转化。

上海各高校围绕激活转化动力、疏通转化通道、打造转化平台、创新高效模式、探索合作共赢、突破政策“禁区”等打通“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的诸多关键瓶颈,在成果转化实践中大胆探索,锐意创新,创造了不少值得总结、借鉴和推广的成果转化新模式。

同济大学:开创“企业+高校+第三方技术转移服务机构”成果转化模式。同济大学王占山教授带领的科研团队在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863计划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的资助下,通过多年的持续科研攻关,成功解决了超高功率激光装置用Pick-off镜的损伤问题,有力支撑了我国超大型激光装置建设。同时,该技术也有广阔应用前景和巨大市场需求。为解决“满足市场需求”和“攀登技术新高峰”的潜在冲突,在上海高校张江协同创新研究院的服务下,同济大学、润坤(上海)光学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签署《技术专利转移协议》,将同济大学与该技术成果相关的6项发明专利授权转让,合同金额共计3800万元人民币,创下了同济大学历史上最大额度技术转移合同,也开创了同济大学“企业+高校+第三方技术转移服务机构”“三位一体”技术转移模式。

上海理工大学破解“先投后奖”与“先奖后投”的路径选择难题。在2015年上海市政府发布了上海科创中心建设“22条”后,上海理工大学决定将第三方机构估值的4件太赫兹技术专利,以无形资产投资成立一家企业,并将所持股份的80%奖励给科技成果完成团队。但具体操作路径却并无先例可循。为解决这一难题,上海市科委邀请市教委、市工商局、市税务局、杨浦区市场监管局、上海理工大学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共同商讨后认为,根据我国《专利法》,职务发明专利权不能分割给发明人,“先奖后投”存在障碍,而“先投后奖”则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最终一致决定,学校先将职务发明专利作价投资形成股权,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按一定比例奖励给完成团队。

2018年,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华东理工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理工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中科院上海微系统研究所、上海化工研究院等8所高校、科研院所入选了市科委首批技术转移服务机构示范项目,将在未来3年内持续得到后补贴资金支持,建立健全组织化、市场化、专业化机构,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并为上海乃至全国高校、科研院所的技术转移服务体系建设树立“样板”。


科技最前沿

剖析产业发展现状

为技术转化提供精准对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