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腺癌的致病机制尚不明确,目前并无有效预防措施

  • 2019-04-12
  • 1033
  • 0

近年来,随着医学科研人员对宫颈癌相关病理的不断探索研究,并及时加大对宫颈癌细胞学筛查的普及,目前宫颈鳞状细胞癌的发病率明显下降,但是宫颈腺癌的发病率仍不断上升。这是由于宫颈鳞状细胞及其癌病变的检出相对常见,但是对于宫颈腺癌的认知就稍显欠缺了。本文重点分析宫颈腺癌关于HPV病毒及分子生物学的病因分析。

摘要:近年来,随着医学科研人员对宫颈癌相关病理的不断探索研究,并及时加大对宫颈癌细胞学筛查的普及,目前宫颈鳞状细胞癌的发病率明显下降,但是宫颈腺癌的发病率仍不断上升。这是由于宫颈鳞状细胞及其癌病变的检出相对常见,但是对于宫颈腺癌的认知就稍显欠缺了。本文重点分析宫颈腺癌关于HPV病毒及分子生物学的病因分析。

宫颈癌每年有超过52万新发病例,是全球第二大女性的恶性肿瘤。宫颈腺癌的生物学行为和治疗策略与宫颈鳞癌不同,其预防后效果较差。虽然越来越多的研究学者加大对宫颈腺癌的研究,但其病因尚未完全明确,并未出现有效的宫颈腺癌预防和筛查策略,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性观念的改变,宫颈腺癌患者年轻化趋势更加显著,严重的威胁着女性的健康和生活质量。所以迫切需要对其病因深入研究,寻找更加完善的预防措施和筛查策略,以减轻宫颈癌为家庭和社会带来的负担。

宫颈腺癌和宫颈鳞癌的区别

宫颈癌通过组织学类型分为腺细胞癌和鳞状细胞癌,还有其他少见的类型包括小细胞癌、腺鳞癌及未分化癌。其中宫颈腺癌约占10%—15%,宫颈鳞癌约占80%~85%。宫颈腺癌多数起源于宫颈管柱状上皮细胞,包括黏液腺癌(印戒腺癌和肠腺癌)和非黏液腺癌(浆液性细胞癌和透明细胞癌)及子宫内膜样腺癌。宫颈鳞状细胞癌分为内生型、外生型、颈管型、溃疡型,组织学上为低分化、中分化、高分化。宫颈鳞状细胞癌(squamous cell carcinoma,SCC)和宫颈腺癌(adenocarcinoma,ADC)相比,宫颈腺癌远期复发的可能性更大,且预后较差。基于组织细胞学类型(SCC和ADC)的复发模式如图1所示。

大部分研究人员认为宫颈腺癌的病因进展的难点是由于宫颈腺癌前体病变一般位于宫颈转化区的内侧面凹陷较深处,运用现有技术无法使其病变组织完整脱落,导致有效标本获取困难。

图1 基于组织细胞学类型(SCC和ADC)的复发模式

(资料来源:中国知网)

宫颈腺癌的病毒因素

HPV是属于乳头瘤病毒家族的一种双链DNA病毒。多年的试验和临床研究表明HPV的持续感染在宫颈腺癌的发病机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乳头瘤病毒中参与宫颈腺癌发病机制的主要是高危型乳头瘤病毒,并且乳头瘤病毒的型别可能影响侵袭性宫颈腺癌的组织学亚型。

长期并持续的高危型乳头瘤病毒感染是导致宫颈腺癌的重要机制,从最初感染乳头瘤病毒到发展成为浸润型宫颈腺癌大概需要10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临床试验表明,大多数女性虽然感染了乳头瘤病毒,但是由于其生理屏障起动的保护作用机制,在未来2-3年内没有任何措施干预,乳头瘤病毒也可能会自然消失,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病变影响。而有相对一小部分受感染的女性乳头瘤病毒会持续感染,最终发展成为浸润型宫颈腺癌。

宫颈腺癌的分子生物学因素

导致宫颈腺癌病变的分子生物学因素主要包括:表观遗传变异、基因突变、细胞凋亡。

表观遗传学是由人体内调控机制引发的基因表达的可遗传变化,包括微小RNA(miRNA)调控、DNA甲基化、染色质重塑和组蛋白修饰。基因的表观遗传的去沉默或沉默都有可能产生类似于基因突变的结果,使宿主的上皮细胞永生化和转化,但与基因突变不同的是表观遗传变异具有可逆性,该特性为癌症的表观遗传治疗提供了机会;基因突变是指某段基因在结构上发生碱基对组成或排列顺序的突然改变,具有遗传的效应。基因虽然非常稳定,可以在细胞分裂时进行精确地复制,但这种稳定性是相对而言的,在宫颈腺癌中基因突变的靶点很多,所以基因致癌突变率较高。其中TP53基因、PIK3CA基因、RAS基因DNA结合域在宫颈腺癌的发生和发展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细胞凋亡是指肿瘤组织或正常组织中细胞发育和转化的基本特征。宫颈腺癌细胞能激活细胞的快速更新,高频率的细胞凋亡和有丝分裂增加了细胞周期失调的发生率,所以宫颈腺癌比宫颈鳞癌复发频率更高、进展更快。

结语

宫颈腺癌致病因素除了HPV病毒和分子生物的影响外,还包括慢性炎症反应导致的肿瘤微环境改变和生育因素、性行为及激素水平等个体异质性。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性观念更加开发,宫颈腺癌的发病率越来越趋于年轻化。科研人员可以通过对宫颈腺癌疾病机制的不断探索,制定出相应的预防策略并对该策略不断的进行完善,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宫颈腺癌将成为可控的恶性肿瘤。

科技最前沿

剖析产业发展现状

为技术转化提供精准对接

本文为金智创新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出处,违者必究!

评论